看苏州 客户端下载

苏州青年说丨垃圾分类倡导者 张晟苑:举手之劳,让环境更美好!

原创 2018-06-25 17:44:36

【看苏州专稿 文/张蒙 录制/严帅 李莉】

编者按:

一百年前,鲁迅先生寄语中国青年:此后若没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

国破危亡之际, “五四”运动力挽狂澜。从此,青年,崛起!

一百年后,习近平总书记厚望当代中国青年:志存高远、德才并重、情理兼修、勇于开拓。

青春可贵!时光倥偬,化百年为一瞬。

一代一代的青年将他们挚诚的青春献给岁月,献予祖国。

由苏州市委宣传部、共青团苏州市委员会、苏州市广电总台主办,苏州广电总台融媒体中心、全媒体采制中心联合呈现的大型融媒活动《苏州青年说》,选取苏州各行业中的杰出青年代表,分享他们的青春励志故事,致敬每一个在青年时代拼尽全力的人。

普遍推行垃圾分类制度,这项工作关系十三亿多人生活环境改善,关系垃圾能不能减量化、资源化、无害化处理,关系垃圾处理中的“邻避”困局能不能从根本上破解。

——习近平

【视频】


【人物自述】


大家好,我是苏州青年张晟苑,一名行走的垃圾分类倡导者。

2014年,我大学毕业,带着既好奇又迷茫的心情,踏上了大洋彼岸那片土地。本来,我以为只是为了完成更高的一份学业,然后跟大多数人一样,找到一份各方面还算满意的工作,但令我没有想到的是,由于我对某样东西的迷恋,我的人生从此发生了新的改变。

而这样东西,就是西雅图的分类垃圾桶。

这些垃圾桶并不高大上,也没有安装智能设备,就跟我们在国内用的一样,有着同样的形状和大小,以及不同颜色和标识的区分。但不同的是它们深刻的内涵:仔细去翻看每一只分类垃圾桶,我惊奇地发现,他们的分类精准率达到了90%以上。此时我才意识到,这才是真正的垃圾分类。而我过去在路边、小区里看到的不同颜色的写着“可回收”“不可回收”字样的分类垃圾桶,他们,仅仅是垃圾桶而已。

于是在宿舍里,我成为了垃圾分类的达人。我设置了一个专门的区域暂存可回收物,存满了,室友就会和我一起拿到楼下投入“Recycle”的桶中。垃圾分类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也成了我学习的动力。于是,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环境政策专业,把固废管理作为了我主要的研究方向。除了研究理论知识,实践经历也不可少。通过不断地构建人脉网络,华盛顿州回收行业协会录取我为2015年度学生奖学金的获得者,我作为学生代表参加了2015年度行业协会年会。后来,我又有幸在大西雅图地区的政府固废管理部门实习,从事一线垃圾分类工作。

尽管在国外获得了不错的经历,作为苏州小娘鱼,家乡的环保事业更让我关注。在2016年底,我回到苏州,却发现事与愿违。一方面,国内的环保产业和环保意识尚处在起步阶段,尽管这几年国家对环保的督查十分严格,但直接与环保相关的就业机会还是不多;另一方面,像上海这样的大城市,有一些环境教育的非营利性组织,就是我们所知的NGO,但这些NGO在国内的生存也十分艰难。权衡各方面的因素,出于对环境保护的执着和热爱,我选择报考了苏州市容市政局环境卫生管理处。经过严格的筛选,最终我得到了在环境卫生管理处垃圾分类管理中心工作的机会。

目前我正在从事着垃圾分类宣传教育工作。尽管工作还不到一年,我已经走过了许多苏州大大小小的社区和学校,认认真真地把垃圾分类讲给每个市民听。看着越来越多的苏州人开始关注垃圾分类,我觉得这是对我工作和努力的最大褒奖。

垃圾分类这件事,有它的特殊性。一方面,它是一场全民运动,需要人人参与,一旦出现短板,效果就只能达到短板的高度。另一方面,它的成效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不会立马就有效果。一条河道发臭,政府部门全力治理,过一段时间,可能效果显著,河水立马变清澈了。但如果今天我们不做垃圾分类,不改变人们的思维方式,环卫部门依旧运转,垃圾只会越来越多,治标却不治本。

有人跟我说,和平年代讲的是情怀。情怀并不是什么高大上的、虚无的东西,在我看来,情怀就是去做你真正热爱的事情,去做你能为社会做的事情,哪怕再渺小、再困难、再看不到成果。现在,论在哪开会,我都带着自己的杯子;每次洗手,我都尽可能甩干或用手帕擦干。我甚至还在单位内和同事一起制作让厨余垃圾减量的环保酵素。我坚信,凭借我的热爱和决心,我一定能够把垃圾分类工作做好。

我的这一改变,将成为我人生道路上的信条,今后,无论我走到哪,我都会告诫自己,不忘初心,坚持做一名行走的垃圾分类倡导者。

我在苏州,我为垃圾分类打call!



【苏州青年说·对话张晟苑】


问:会有人问你为什么女孩子整天和垃圾打交道?家人会有不理解吗?


答:目前还没有耶!大家听到我是做垃圾分类的,都会觉得现在垃圾分类很重要。我觉得,大众对于垃圾的认识停留在一个比较简单的层面。在我看来,垃圾的定义就是东西,只是因为它的主人觉得它没有使用价值了,把它丢弃了,才被冠上了“垃圾”这个新名字。从这个角度来理解,我反而觉得垃圾很有趣,并不是见不得人的东西。我爸妈也非常支持我工作,现在他们在家里做垃圾分类的热情也越来越高涨了!


问:你觉得在苏州从事垃圾分类工作中最累的地方在哪?


答:我们从出去摆摊做活动、讲课、小区检查到写材料、写文件,样样都要做,而且有的时候甚至要加班。比如我现在就在加班,哈哈。因为热爱这份事业,我觉得这些都是应该做并且要做好的工作。但是当遇到人们对垃圾分类不理解、不支持的时候,或者工作推进有困难的时候,就会有累的感觉。


问:当时国外有很多机会,为什么还是选择回国?


答:是的,国外确实有很多机会,而且他们的垃圾分类已经做得非常成熟了。或许是因为我更喜欢挑战吧,我觉得把1变成10不如把0变成1那么有趣,于是我选择回国了。


问:你觉得苏州的垃圾分类哪些方面还可以做得更好?


答:终端建设、设施设备和宣传教育吧。很多老百姓对垃圾分类的认识就是,小区没有投放设施,二是即使我分类投放了,环卫工人也都混合收走。所以现阶段我们需要把前端分类、终端收运到后端处置的体系给做好,要让老百姓看到垃圾是真正在分类的。政府把体系建好了,接下来就是要大力宣传、教育,让老百姓知道怎么分类以及分类的好处。


问:现在年轻人对垃圾分类都是这样的态度?


答:我认为,我们这一代人是被环卫事业宠坏的一代,所以从最初我们就没有垃圾分类的习惯。我在出国以前也没想过垃圾分类,后来去看了国外的体系,才发现原来奶奶在家里卖废品就是在垃圾分类。年轻人可能对环保对垃圾分类的认识还是比较无所谓,所以我也希望我能用自己的行动让我身边的年轻人感受到环保和垃圾分类的重要性。


问:您对未来有什么规划?有什么目标?


答:目前来说我对自己的工作非常满意。规划和目标就是希望我在垃圾分类的工作岗位上越走越远吧!我还要不断地学习,让自己更好地与市民沟通和宣传,把垃圾分类的理念深入人心。


【马克思主义学者点评】

手下留情,足下留青,爱护环境,人人有责。张晟苑,一名来自苏州市市容市政管理局环境卫生管理处科员,出于对环境保护的执着,本着对家乡的热爱,留学毕业后毅然决然地回乡参与苏州的环保事业。刚刚参加工作不久的她,善于从治“本”处着眼,将垃圾分类宣讲到全市的每一个角落,为得是转变全市人民思维方式推动苏州环境保护。她付注的是绿“色”行动,体现的是爱“美”情怀,不仅是苏州青年倡导垃圾分类的代表,更是建设大美苏州的自觉践行者……

——苏州市委党校党史党建教研室王海鹏

编辑:张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