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苏州 客户端下载

前线日记:见证一座城市的苏醒

原创 2020-03-25 14:03:50

讲述人:苏州大学附属第二医院(核工业总医院)呼吸科副主任医师   钱斌

时  间: 2020年3月24日

地  点:武汉同济医院光谷院区

来到湖北武汉已有40余天,每天医院和驻地之间"两点一线"的工作生活,单调却很充实。最近两天上班的路上,忽然发现车辆行人逐渐增多起来,我意识到武汉正在苏醒,返程的日子我想应该也越来越近了。总说时间会冲淡一切,为了不忘却这段经历,给自己留个纪念,我写下了这段日子里的点点滴滴。

对武汉的最早认识来自于儿时的地理课本——三镇鼎立,九省通衢。尽管我们同饮一江水,但是与你的初次相识始于去年仲秋召开的全国呼吸病学学术会议。当时由于时间关系没能登临位于长江岸边有着"天下江山第一楼"之称的黄鹤楼,不过每天早晚往来于会场和宾馆的一路上,还是领略了江城的繁华,尤其是夜晚长江大桥及两岸美轮美奂的灯光秀,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但未曾想,和你的再次相遇,竟是如此猝不及防。

记忆回到2月9日凌晨,当时我正在医院值班,接到赴武汉参加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通知,要求当天出发,虽然很突然,但我内心其实早有准备。两周前意外落选首批援湖北医疗队,当时还"耿耿于怀",距离武汉封城已过半月,无论是新闻里不断攀升的确诊病例数,还是来自工作在前线的同事们传来的消息,都说明了新冠肺炎疫情形势仍然严峻。为了不影响家人休息,清晨电话告知爱人,让其准备行李送至医院,一切显得那么匆忙,但是参加过"援陕支边"任务的我,心里还是比较平静。当晚随队到达天河机场,天气有些阴冷,大巴载着我们从机场到驻地,窗外人车稀少,与五个月前印象中的车水马龙、熙来攘往景象相比,这座城市显得有些孤寂落寞,仿佛是冬日里的一座空城,但夜晚的江城仍被闪烁的万家灯火所点亮,这每盏灯的背后都有一个美好而温馨的家庭在坚守。车内大家默默无语,气氛显得有些凝重,任重道远之气油然而生。

到达武汉的第二天,一路舟车劳顿,大家都显得有些疲惫,来不及休整,全体队员集合乘车去刚刚改造完成的武汉同济医院光谷院区参加防护培训。一路上只有载着医疗队的公交车来来往往,院内大厅里穿着各自队服的一支支医疗队进进出出,让人不由得感受到一种战前的气氛。简短的医院介绍和培训后,我们了解到医院专门用于收治危重症新冠肺炎患者,17支医疗队对应接管17个病区,E3-8病区由我们苏州一队负责,全面收治工作将于夜间开始。平日里自诩"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我心里不免也有一些紧张,做最坏的打算,争取最好的结果。

在我将近三十年的职业生涯中,那个夜晚注定永远铭刻在我心里,"震撼"一词已不足以形容当时的情景。从武汉其他医院转来的三百多名危重症患者瞬间涌入院区,医院的大门、通道,被一辆辆紧急驶入的救护车、大巴车堵得水泄不通,刺眼的警灯不停地闪烁,全身防护的医护人员、担架车匆忙地穿梭其中。抢救生命刻不容缓,那一刻,我们正式进入了"作战"状态。病区内,首批进入隔离病房的医护人员在感控老师的指导下一丝不苟地穿戴着防护装备,待命中的队友不停地加油鼓劲,空气中弥散着一丝焦灼的气氛。

在一切都未知的情况下,我和来自ICU的副主任医师赵旭明主动请缨作为先发队员进入隔离病房接诊患者,我俩在同一家医院,彼此相互熟悉,专业分别是呼吸和危重症医学,面对这次疫情真可谓"珠联璧合"。另外我们摸清楚病区的环境、患者的病情后有助于制定一些流程,为后续"入舱"的队友提供一些经验。我们按照标准的三级防护要求穿上隔离衣、防护服,戴好护目镜,两层口罩、帽子、手套。领队副院长孙亦晖一遍一遍地反复检查着我们的防护措施,那场面真有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感觉。刚进入隔离病房,穿着防护服的新鲜劲还没消失,病人就接连不断地涌入。我俩迅速分配床位、辨别危重症病人,同时不断地自我提醒注意防护,内心逐渐镇定下来了,穿着密不透风的防护服,戴着厚厚的口罩不停地询问着一个个患者的病史,透过护目镜费力地阅读着一张张胸部CT。随着时间的推移,每吸一次,每呼一次,都非常费力,头上的汗不停地往下滴,不一会儿就汗流浃背,此时的我们觉得幸福就是简单的呼吸。在护士的配合下,连续四小时的工作,我俩共收治了14名患者,其中两名危重症患者直接予以无创机械通气。呼吸越来越困难,护目镜越来越模糊,步履也越来越沉重,终于后续的队友进来了。交接完班,脱卸完防护服进入清洁区,那一刻我贪婪地呼吸着沁人的新鲜空气,寒丝丝的,忽然意识到此时已经是冬暮春初的凌晨,冬日的寒冷还未消失殆尽。

接下来的一周里,有鲜活的生命逝去,我们有无助,有悲伤,但却没有放弃我们共同的信念——呵护健康、挽救生命。鲁迅曾经说过"有一份热,发一份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我们经常在驻地进行病例分析讨论;在医院积极参加每天的疑难病例讨论,吸取救治成功的经验,寻找最优的治疗方案。渐渐地,我们找到了患者病情突然恶化的原因(沉默型低氧血症),统一了救治理念(端口前移),理顺了救治流程,终于峰回路转,我们病区再也没有出现新增的死亡病例。尤其让我高兴的是我们第七小组做到了第一个收治病人、第一个出院病人,第一个收到患者的表扬信,更值得骄傲的是我们小组零死亡率。一个个病患痊愈出院,这是对我们最大的褒奖,治病救人,不需要溢美之词,这向来属于我们应尽的职责。

每天"两点一线"的工作生活虽然显得有些单调,但是黑白色并不是我们的全部,尤其对于和我们并肩作战的天使护士。白色的防护服成了她们抒发情感的画板,名字不再是唯一的印记,字里行间表达着医护人员的初心,寄托着对家乡亲人的思念,鼓舞着大家的士气,温暖着患者的内心,同时各式的卡通漫画又尽情展示着她们多姿的青春色彩。穿着厚重的防护服,她们失去了蝴蝶一样的轻盈,但依旧保持着羽毛一样的温柔。在这个没有硝烟的战场之上,她们每天都把简单和平凡演绎成无数个精彩。

听说武汉最美的季节是春天,在这些日子里,我虽然没有欣赏到珞珈山下烂漫的樱花,黄鹤楼上悠悠的白云,但是我仰望过凌晨的星空、迎接过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我听说武汉春天的脚步最匆匆,早春飞舞的雪花、仲春隆隆的雷声一瞬间把我们带入了明媚的阳春三月,柳莺花燕,杏雨梨云,江城又开始散发出新一轮的勃勃生机。"他日重来五百春,楼前花草一番新",待到来年樱花绚烂时,希望我们都能摘下口罩,近距离地去品味武汉这座美丽的城市。

(整理:吴迪)

编辑:蔚青